国产电影《最爱》解说文案

图片[1]-国产电影《最爱》解说文案-电影解说网

国产电影《最爱》解说文案

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

河南一个偏远山村里

几乎所有人染上了

被他们称为“热病”的艾滋病

「老柱」是这个村里的小学老师

大山里唯一闪着知识光芒的人

但他的大儿子「赵齐全」

却是一切不幸的根源

生在农村

赵齐全穷怕了

只要能赚钱

他什么都愿意干

于是当农村卖血横行时

赵齐全把心一横

当起了血头

大家也都情愿卖血

甚至说是疯狂

卖一针管血就有五十块

相当于城里一个多月的工资

这样的便宜事儿谁不想干

对村民来说

血没了可以再生

钱没了那就难赚了

然而

整个村子都因为采血染上了热病

那个年代既没药也没法儿治

得了病

只能等死

人们恨透了赵齐全

恨到有人特意在路上放了个(下毒的)西红柿

引诱着

毒死了赵齐全的儿子

就算老柱当众人的面逼儿子下跪

大家也只是冷眼旁观

热病吓跑了村里的其他老师

学生们也纷纷去了乡里上学

村里的学校

就此空了出来

良心不安的老柱跪在地上

含着满口的血

他赎罪似的说

染病的人可以住到学校来

自己一定全力照顾

天最冷的时候

老柱陆陆续续的

迎来了村里的病人

他的小儿子「赵得意」也住了进来

赵齐全知道卖血风险大

不许弟弟去

但有钱不赚王八蛋

赵得意便瞒着大哥

偷偷去了隔壁村卖血

结果

自己也深陷泥潭

村里人都说

这是报应

自从得了病

得意的老婆再没让丈夫碰过自己

还时不时找借口

带着儿子回娘家

去学校的前一晚

赵得意对老婆说

三朝两日的我死了

你就带着小军嫁人

嫁的远远的

离开这个鬼地方

但直到住进学校

和老爹一起躺在炕上

得意才咬牙切齿的吐露真心

如果老婆之后改了嫁

自己死都不会安生

他话还没说完

就透过窗户看见大门外的一抹艳红

那是赵得意的堂兄弟「小海」

把他的媳妇「琴琴」也赶进了学校

一扔行李拍拍双手

小海嫌弃的走了

只留下穿着红袄的女人

站在冷风里强忍屈辱

但她终究抵不过心寒

悄悄抹起了泪

看见模样标志又白净的琴琴时

赵得意的眼神变了

所以当琴琴漂亮的红袄丢了时

他义愤填膺的要抓到窃贼

还殷勤的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琴琴

但女人避嫌的躲开了

老柱说

只要半夜把衣服还回来就既往不咎

当晚得意睡不着

就裹着大衣上了房顶

想知道小偷是谁

却正好碰到了琴琴

赵得意本来就有自己的小心思

如今又赶巧没有别人

他于是主动挑起话头

问琴琴为何染病

而对方的缘由令人想笑却笑不出来

直让心里蔓起悲凉

原来

琴琴眼馋电视广告上的洗发水

身边有个女娃娃买了

头发用过以后

像缎子一样柔滑

哪个女人不爱美?

哪个姑娘不爱俏?

所以为了一瓶洗发水

琴琴卖了一次血

就那一次她就染上了艾滋

染病以后

丈夫碰都不碰她

还说以后死都不要埋一块儿

因为嫌她脏

赵得意当即骂了一句

说要是自己

巴不得和琴琴埋在一起呢

听后女人娇羞的笑了

面对眼前的如花笑靥

赵得意的心思愈发浮动

既有同病相怜

又想还趁活着最后放肆一回

这次他脱下大衣给她盖上

琴琴没有拒绝

赵得意便更加得寸进尺

一把抱住挣扎的女人

就这样

他们两个人就模模糊糊的好上了

但后来

学校却要散了

在琴琴的红袄丢了后

四伦大爷的日记本又不见了

这个本子记了十几年不能说的秘密

把四伦大爷都急魔怔了

他要求把学校全搜一遍

看到走出房间的琴琴

原本蹲在地上的赵得意立马站起来

往自己脸上争光似的

把这件事儿又大包大揽下来

最后找了一圈

本子还是没下落

不过那件红袄

却在一个老人的房间里找到了

这场混乱过后

学校倒是风平浪静了几天

直到一天中午

当得意去叫四伦大爷吃饭时

才发现他已经咽了气

手里找回的红本本

也掉到了地上

天气越来越冷人心也越来越涣散

大家又陆陆续续的搬出学校

老柱家的气氛仍旧尴尬

得意老婆总要带儿子回娘家

靠卖血发财的赵齐全也回来了

他给爹带了一瓶好酒

还搬回来一台新彩电

新年就这样过去了

年后就是暖春

趁着没事儿

病人们都在村口晒太阳

得意蹲在一边悄悄摸摸的偷看琴琴

为了吸引她的注意

得意做怪模样出来逗大家发笑

可他们难得的好心情很快就没了

我们现在知道

艾滋没那么容易传染

但当时在偏远的农村谁明白?

其他健康人都把病人当做瘟神

唯恐避之不及

个卖豆腐的走到这儿

看见他们就掉头

还有个小青年也是

他动作慌张地连耳朵上的烟都掉了

面对得意捡起归还的举动

他也不敢要

虽然知道自己不受待见

但每次碰见这样明晃晃的歧视

大家的心里其实都不好受

与其待在家

还不如回学校

“开学”那天

赵齐全也来了

他扔下了几袋城里人吃的精白面

掏出红油漆

在墙上写了“卖棺”两个字

走之前他回头大喊

也笑的很不知廉耻

“都是自家人

给你们优惠”

所有人听后

无言以对

晚上

得意悄悄溜走

和琴琴幽会去了

不过这一去他却一晚上没回来

因为两人

被锁在了房间里面

好心的做饭大妈

想砸开锁放他们出来

但这时琴琴的男人小海冲过来

拿出钥匙开了门

接着

对琴琴就是一顿暴揍

他还把琴琴的鞋脱下来

强行挂在脖子上

让琴琴在所有人面前颜面扫地

老柱以为

锁是琴琴男人买的

就为了捉奸

但后来两个面相奸诈的病人找到他

说锁是他们买的

两人还威胁要告诉得意的老婆

逼着老柱

交出了学校的管理权

虽然学校很破

但那些桌子椅子

还能卖点钱

于是两个奸人就把学校搬空了

老柱想拦住他们

对方却扯了一张纸

如学校的校长一般

刷刷刷的写上了“开除赵连柱”五个大字

他骂老柱

大儿子卖血害了全村

如今连死人钱也赚

小儿子还和自己兄弟媳妇乱搞

你就不配当老师!

听到这话

老柱的脊背

瞬间塌了下来

他没有脸再挡着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一伙人把东西运下山

后来

当除那个偷琴琴衣服的老人

却把拿的学校的东西还了回来

老柱这才知道

原来当初老人和妻子结婚的时候

许诺要给妻子买件红袄

但直到现在他也买不起

所以才想到了偷

于是

老柱连夜走了几十里山路

到琴琴娘家讨回了那件衣服

让这个老人在(因艾滋)死前

终于看到妻子穿上了一回漂亮的红袄

日子过得飞快

转眼夏天到了

琴琴去婆家拿夏天的衣裳回去

半路

又碰到了得意

琴琴被他那句的

“活着是个伴儿

死了还能埋一块儿”所打动

于她是没有回娘家

甘心和得意

搬进了山上的破屋

不管别人的闲言碎语

就这样过起了日子

挣脱了束缚

他们爱的更加用力

仿佛要把剩下的日子都爱光一样

虽然

他们知道这样的爱有期限

因为热病

就像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不久后

之前给大家做饭的大妈也没撑住

倒在热病面前了

琴琴看着给她送葬的队伍走远

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未来

这让琴琴更加下定了一个决心:

她要和得意结婚

这样至少活着的时候

他们还可以光明正大的一起过日子

再也不是村人口中的奸夫淫妇

于是

得意和琴琴给老柱下跪

让父亲厚着脸皮

去求琴琴的男人小海离婚

小海其实已经找到了新欢

但一想到琴琴和得意

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敢同居

他宁愿暂时不结婚

都不愿离婚

成全得意和琴琴

“看谁熬得过谁

但小海话没说死

他表示

要得意死后能把房子让给自己

他马上和琴琴离婚都成

父亲老柱当然没有同意

但后来得意答应了

并写好遗嘱把房子留给了小海

得意终于光明正大的和琴琴搬回了家

还拜托大哥办好了结婚证

虽然赵齐全对自己的弟弟毫不客气

冷嘲热讽

说话句句扎心

但即将拥有幸福的得意

也没多放在心上

这两本结婚证

足够让得意琴琴高兴一辈子了

拿到证儿琴琴人逢喜事精神爽

原本还发烧的身体现在也退热了

之后

她买了许多喜糖和一身红西装

拉着得意挨家挨户的发

虽然大家都躲着她

琴琴也笑嘻嘻的不生气

因为今天

是她最幸福的日子

拿蒼拿着

也就在同一天

赵齐全给他死去的儿子

配了一场阴婚凶

把一切都办好了

他才告诉父亲老柱

赵齐全说

自己给儿子找了县长的亲戚当媳妇儿

他还要连同县长

起开发村子做墓地呢!

村里人恨他又怎样?

一赵齐全宁愿当一个坏人

只要能赚钱他什么都做得出来

“哪能人人都生在苏杭呢?

但我要让人人都葬在天堂!

领完结婚证的当晚

赵得意犯病了

他疼到了骨子里

在床上翻滚扎

琴琴连红西装都没有脱下来

把丈夫紧紧的搂在怀里

得意疼晕过去了

他嘴里无意识的嘶吼着浑身烫的惊人

为了让丈夫好受点儿

琴琴只能不停的打水

给他冷敷

但这杯水车薪

毛巾一会儿就被捂热了

眼见实在没办法

琴琴就自己坐进了水缸里

随后她忍着刺骨的寒冷

用自己的身子给得意降温

遍又一遍

第二天

当得意醒来时

发现琴琴冻死在了地上

她没有死于“热病”

而是献身了爱情

死在了自己的洞房花烛夜

得意没有苟活

这个总是嚷着“多活一天是一天”的男人

突然拿起了弯刀一刀刀劈向自己

鲜血顺着门缝缓缓流淌

得意仿佛看见了前一天的琴琴

她穿着红色的婚衣

拿着结婚证一遍遍大声的念

念到泪流满面

赵得意

商琴琴

自愿结婚

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关于结婚的规定

赵得意

商琴琴

《最爱》是导演顾长卫时代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

据说导演剪辑版有150分钟

这也难怪这短短100分钟的电影显得有一些破碎

电影虽然有一个纯爱的名字

但本质是个绝望的故事

在这个充斥艾滋的村子

死亡是他们的唯一归宿

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下

里面的艾滋病人

自发组织住进了学校

形成了一个更加封闭的村中村

在这个封闭环境里

有人偷吃——厨房大妈利用做饭偷大米

有人偷窃—老人偷了琴琴的红袄

也有人偷情

但也许大家只是想偷生

是的

对于他们来说

日子是偷来的

也许突然哪天就被阎王爷收回去了

所以他们都想满足自己的欲望

趁还活着

爱情当然是本片的重头戏

但是赵得意真的爱琴琴吗?

也许一开始不是的

琴琴刚被送进学校时

得意或许只在幻想

那些“男女之间的东西

因为他一开始

就每天画“正”字

念叨老婆

有多久没来看自己

但琴琴不一样

她男人嫌弃她

她娘家哥嫂也嫌弃她

琴琴没有退路

所以

她很容易被得意那句

“死了我跟你埋一块儿”所感动

归根结底

世界抛弃了他们

他们也只能抛弃世界

两人在山上小屋那段被外人辱骂狗男女的日子

却是他们活得最开心的一段时间

他们的感情就像抛物线的前半段

直上升

一直上升

最后在领证那天

到达了顶点

然后

就再也没有了然后

他们的生命

便在那天戛然而止

这所谓坚强的人命就像树叶一样

悄无声息的

说掉就掉了

后来

其他人也是一个接一个的走了

不过生命的残酷在配角身上看来

似乎显得有些不够饱满

也许在那150分钟的导演剪辑版

我们才能更清楚的

了解他们的完整故事吧

最后还想提一下的是濮存昕老师饰演的赵齐全

他是伊甸园里的那条蛇

引出了无数的罪恶

他坏的坦坦荡荡

坏的使人咬牙切齿

但究其根本还是“穷病”在作怪

得意最终不得意

想必这齐全

最后也难得齐全

(完结)

国产电影《最爱》解说文案-电影解说网
国产电影《最爱》解说文案
此内容为付费资源,请付费后查看
RMB8.8
限时优惠
RMB18
付费资源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